这个时间对华为动手美国打的什么算盘?

4月25日本周三,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者消息称,美国司法部正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对伊朗的有关制裁。

26日上午,一位接近中方谈判的人士对第一财经确认了华为被调查的事实,但他称此事和中美贸易纠纷升级并无关系,华为则称这对公司没什么影响。

事实上,美国对华为的调查由来已久,在中美两国释放出重启谈判的信号之时,美方释放这一消息的时点和调查内容都颇为微妙。

早前的2012年,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称,华为和中兴通讯可能涉嫌从事威胁美国技术机密安全的活动。

2016年,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已向华为发出行政传票,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朝鲜、伊朗、叙利亚、古巴和苏丹的通讯技术出口所有信息,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禁运令,把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卖给这些国家。

2017年年初,美国司法部旗下的联邦调查局(FBI)和财政部旗下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再次对华为进行相关调查。12月,特朗普签署法案,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参与美国核武基础设施的建设。

进入2018年,先是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因为受到来自国会的压力,有可能放弃代卖华为Mate 10 Pro手机。紧跟其后,美国最大无线电通讯公司Verizon也承受类似的压力,最终放弃代卖华为智能手机。3月,美国最大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停牌华为产品。

此外,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上周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禁止美国小运营商和乡村偏远地区的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和中兴的电子产品。如果运营商使用了这些中国制造商的电子产品,它们将拿不到FCC的补贴。

4月24日特朗普表示,近期将派出美国高级代表团,前往中国就中美贸易问题进行磋商。

这一前一后两条消息耐人寻味,不觉得有些巧合吗?因此,不少分析认为,这很可能是特朗普为他的代表团带来的谈判筹码。

据悉,美方代表团将于5月3日、4日左右到访北京,中美贸易谈判正式开启。代表团成员为:财政部长姆努钦、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以及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有评论称,特朗普果然很会“唱双簧”,一方面主动派官员来华谈判,并放风说很快会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又让司法部调查华为。这是特朗普惯用的伎俩,设定一个巨大的议题,然后慢慢还价。

除了为来华代表团带来谈判筹码,也与美国对中兴、华为等企业在通信领域领先地位的疑虑不无关系。

根据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最新公布的《Race to 5G》报告,中国在全球5G“战力榜”上不仅入选第一梯队,更力压美日韩,高居榜首。

报告指出,中国通讯行业的迅猛势头与背后的政府支持已形成巨大合力,预计在2020年前,大规模5G商业化就可在中国实现。

而在企业层面,以中兴为例,4月3日,中兴通讯与中国移动合作,在广州打通了国内第一个5G电话。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最新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兴以2965件国际专利申请量位列全球第二,其中5G战略布局专利全球已超过1700件。

此外,华为在5G市场的布局也斩获颇丰。华为此前已和众多电信运营商签署了25份谅解备忘录,对5G设备进行试用,签署对象包括英国的BT、加拿大贝尔电信、法国的Orange、德国电信和全球性运营商沃达丰。

据界面,硅谷一名芯片研发中心的研发人员Erica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5G技术的关键时间点,美国此举正好能打断中兴甚至中国在5G上的研发计划。

2018年是5G研发的最后阶段,2019年属于工业化过程,一般用户感觉不到,但2020年要落实到用户体验。现在中兴在这么重要的研发节点遭遇“黑天鹅”,被砍掉所有的技术来源,极易错过5G布局的最佳时期。“如果研发阶段起步晚于其他公司,基本就没有机会了。”

除了考量国家安全,还在于巨大的市场利益——美国不想成为第二个日本和欧洲。

在3G和4G领域失去无线领导地位,对日本和欧洲的电信行业有着重大且长期的负面影响。欧洲曾以2G速度领先世界,日本则是3G。

2008年以前,欧盟坐拥80%移动设备市场份额,但就因为没有跟上4G研发,先前辛苦打下的大好河山转眼间悉数让人。

在2010年,美国赢得了4G的竞争。今天,美国的无线万个工作岗位,每年为经济贡献4750亿美元。尝到甜头的美国人对5G蛋糕更加虎视眈眈。

据市场研究公司HIS Markit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移动基础设施市场份额报告中,华为占据28%的份额成为全球第一,爱立信下滑至27%只屈居第二,诺基亚下降至23%位居第三,中兴占据13%的全球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三星占据3%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五。

不过,华为、中兴两家公司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均低于1%,比起他们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差了很多,这也要归咎于美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兴的种种打压限制。

此外,在美国政府加强对华为审查的大背景下,美国的一些盟国也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近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承建连接本国与所罗门群岛的海底高速网络光缆。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正式拒绝了华为参与这一项目。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今年3月腾讯科技援引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此前华为进入了澳大利亚电信运营商构建5G网络的设备供应商候选清单,美国官员向澳方施压,3月美方继续向澳方施加更大压力,甚至认为如果使用华为的设备建网,将影响到美澳两国安全合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