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太太不好当!安以轩曝老公控制欲强设“变态”家规

女明星嫁豪门本来就见怪不怪,但是豪门规矩多,尤其是所谓的豪门婆婆,如果说刁钻起来是真的很刁钻,但是尽管如此,女明星们还是削减了脑袋挤破头也要嫁入豪门,女明星安以轩嫁给了百亿澳门富豪,一跃成为百亿豪门阔太,而她也自曝豪门那些“变态”的规定。

结婚之前,安以轩总说自己的老公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事事都听她的,但是现在却改了口风,她说两个人有不少的矛盾,还向各位记者诉苦,说现在结婚后老公似乎完全暴露了“本性”,事事都要听他的,而且对她也有很多控制,完全就是一个霸道总裁。

安以轩说,老公会管制自己的睡觉时间,演员经常熬大夜,所以可能会凌晨四五点才睡觉,但是老公对她的要求却是两三点必须要睡觉,而且他们家还有门禁,就是老公不管什么时候回来,安以轩必须要在家,老公就是她们家的门禁。

她还说,老公对她管控最严格的还是衣着,安以轩是圈里人,出席活动总是穿的有点性感,结婚之前老公看了只是叹气而已,但是却不会说什么,现在简直是根本都不让穿,夏天连超短裤都不让穿,而且还说穿这么短会走光之类的话,甚至老公还会从一些奇怪的角度去看,会说,我这个角度就看到了!

每每这样,安以轩都会生气的说,谁会趴到地上看我啊!对于老公的控制,安以轩一般都还是做自己,没办法,老公只能警告安以轩的造型师,警告他不要给安以轩准备那么暴露的衣服,而造型师也不得不听,毕竟是老板,所以现在安以轩的穿衣真的保守很多。不得不说,这样似乎才是真实的豪门生活啊,不容易。

红出天际的全智贤也必须遵守丈夫的家规

有财有貌,全智贤裙下之臣无数,2012年4月,她宣布下嫁金融才俊崔俊赫,在一线女明星当中算比较早婚。女神的婚讯似乎对事业并无影响,她主演的电影《盗贼们》同年在韩国上映,票房跻身韩国最卖座电影的前三位。然而,无论事业上多么辉煌,婚后的全智贤也只是老公身后的小女人,有诸多的“家规”需要遵守!

近日,《蓝色大海的传说》在韩国热播,虽然收视率没有预期火爆,但毕竟有两大韩星全智贤李敏镐撑场,相信也不会跌落谷底!

起女神全智贤,她的人生比起其他女演员都要顺利,有人为了事业放弃爱情,也有人为了婚姻退出娱乐圈,但全女神却可以两者兼顾,能人所不能!

还在事业高峰期就结婚生子,全智贤在访问中坦言,虽感到幸福,但也常因为职业及生活习惯的不同而与老公产生矛盾。

事实上,在韩国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下,全智贤即使贵为首席女星,也要乖乖伺候老公,不得有异议!

全智贤于2001年凭着红遍全亚洲的电影《我的野蛮女友》跃升为一线女星,之后她的事业便一帆风顺,成为“泡菜国”的国宝级演员。

有财有貌,全智贤裙下之臣无数,2012年4月,她宣布下嫁金融才俊崔俊赫,在一线女明星当中算比较早婚。女神的婚讯似乎对事业并无影响,她主演的电影《盗贼们》同年在韩国上映,票房跻身韩国最卖座电影的前三位。然而,无论事业上多么辉煌,婚后的全智贤也只是老公身后的小女人,有诸多的“家规”需要遵守!

全智贤婚前因为工作的关系,作息不太规律,有时候累了好几天,就会找机会补眠,想睡多久便睡多久,但结婚之后,这种自由便没有了。她说:“我的丈夫是公司职员,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6:20起床,通常这个时候我不能躺在床上,应该比他更早起床,为他打点一切,这是我婚后最不习惯的地方。”

除了早餐,全智贤还要负责丈夫的午餐、晚餐及其它包括打扫卫生在内的家务。每次出国宣传,以前的全智贤可能会逛名牌店购买新装,但现在她只想去当地超市看看有什么适合的东西买回家。

当年,全智贤决定结婚,据说是受了李英爱的影响,两位同属一线女星,英爱姐姐的年纪稍大,现已是一对龙凤胎的母亲,相当幸福美满。全智贤坦言,在结婚之前,她对生子充满了憧憬,不过婚后却发现这件事没有想象中简单。眼见李英爱为了照顾龙凤胎而放弃演戏,全智贤却步了,她完全没有想过息影,对演戏仍充满期待。“我没有想过放弃事业,当女演员一直是我的人生目标,从来没改变。”

女神说,崔俊赫是一个强势的男人,他不会放任妻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对于某些决定,他是非常坚持的,所以,她要出来拍戏,就必须先处理好家庭事务。

至于生孩子方面,她则表示丈夫没有意见,不过婆婆就出招催促她早日生子,“婆婆经常对我施压,当然她的态度是很婉转的,例如她会指着家里的家具说:哎呀!这些家具将来不合用的,要圆角的(对孩子)才安全。”

2016年2月,全智贤生下一子,不久她便以完美的状态复出接拍《蓝色大海的传说》,过程有多艰辛,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全智贤形象健康,向来不拍情欲戏,甚至连接吻戏都不算多。自恋爱之后,全智贤必须事无大小向男友汇报,当年看到《盗贼门》的剧本,崔俊赫得知女友与金秀贤有吻戏,气得暴跳如雷,他不明白为何女友要与一个陌生的男人交换口水!

当他(崔俊赫)知道有吻戏后,第一反应是很妒忌,他也很紧张,不断问我会怎样做、怎样拍、怎样吻我解释说自己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不能够因为有男朋友就不拍吻戏,他才硬着头皮表示理解。”

不过,《盗贼门》上映前后,韩媒集中报道全智贤与金秀贤的吻戏,崔俊赫打开电视机、上网、看报纸都会见到这个片段,本来已经没事的他又怒火重燃,对“老婆红杏出墙”耿耿于怀。

全智贤理解媒体的报道方式,但也忍不住向记者诉苦:“每次老公看见(吻戏)都会生气,他一发火,我就很惨,我只能向他保证,将来(吻戏)能免则免,如果那部戏一定要接,我会等他同意之后再拍。”

全智贤和丈夫崔俊赫同岁,都出生于1981年,并且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崔俊赫出身豪门,目前在一家美资银行上班,身高1.85米,相貌俊俏,母亲李正宇及外婆李英熙都是韩国著名的设计师。崔俊赫的哥哥俊浩是韩国某歌唱团体的成员,也属娱乐圈中人。

话说,崔俊赫的妈妈在儿子结婚前一两周才知道全智贤是大明星,因为她忙于工作,从来都不关注娱乐圈的新闻,平时与全智贤见面,也就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新婚第二天公公趁老公不在给我定下家规听完我哭着跑回家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父母都是非常憨厚的老实人,虽然我们家境贫穷,但是我们一家人却过得非常开心。

大学的时候再一次辩论赛中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我们一“辩”钟情,虽然追我的人也不少,但是我却被老公迷得死死的,老公长得高大帅气,阳光健谈,在他面前我很自卑,我很自卑的不是我的容貌,而是我们之间的差距,老公家境非常好,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生意人。

我和老公刚在一起的时候,被他母亲知道了,她找到我,让我和他儿子分手,她说两家门不当户不对,把我说得一无是处,觉得我根本配不上她儿子。

后边我怀孕了,婆婆给我了一张20万的银行卡,让我生下孩子拿钱走人。我哭着求她成全我和老公,她说想让她接受我是绝对不可能的。

男子虚构一女子介绍给朋友 骗取对方聘礼4万元

正义网莆田11月13日电(通讯员苏顺福)得知好友找对象心切,男子以帮忙介绍对象为诱饵,虚构一名女子介绍给好友,骗取好友聘金和礼金共计4万元。近日,经福建省仙游县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被告人林某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林某和被害人张某两人是好友,经常一起吃饭喝酒。因为两人开销比较大,林某就想从张某那边骗钱出来一起花。当时林某知道张某是单身,就虚构了一个名叫陈某的女子,说要介绍给张某当老婆。张某信以为真,林某就以媒婆费、聘金、礼金等理由向张某要钱。张某就把鲤南一块地卖了,还向他人以娶老婆为由借钱,前后给林某4万的人民币。

过了一段时间后,因为林某一直没有带陈某跟张某见面,张某就要求退还聘金、礼金等,林某答应三天之内把钱退给张某,然而过了快半年还没退钱给张某。张某就到林某介绍的女方所在的村中去调查了解,发现该村中根本没有陈某这个人,张某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仙游县检察院经审查认为,被告人林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侵犯他人财产所有权,构成诈骗罪。

女子为丈夫定家规:不准有女性朋友 哥们儿须单身

据《澳洲网》报道,如果情侣、夫妻之间出现问题,其中一方向另一方制定一些规矩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近日,澳洲一名女子在网上分享了自己给丈夫制定的奇葩规定引发了众多网民的热议,这些规定中包括不准丈夫有女性朋友、不准玩社交软件、好哥们儿必须是单身等。

报道称,这位自称是“罗斯”的女子近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给丈夫制定的“十条家规”,她表示丈夫需要遵守这一系列要求才能让她满意,并且希望网民对这些家规给出“真实的意见”。

报道提到,位列十条家规之首的就是“不准有女性朋友”,随后是“不准玩社交软件”、“只能与单身的男性交朋友”、“每周必须工作至少50个小时”、“不能抽烟”、“一年最多只能喝两次酒并且不能喝醉”、“不能玩游戏”、“不能看”、“必须时刻保持屋子整洁”以及“不能单独出去玩”。

在看到这样的规定后,不少网民对此愤怒,有人回复称:“你还是养条狗吧”,还有人说:“这是你的丈夫好吧?我觉得你们结婚的时候,他没有同意说给你当奴隶吧?”还有一名女网民表示,自己的男朋友就有不错的女性朋友,但是自己并不介意,而且她认为如果双方互相尊重并且对彼此是真爱,就没有必要制定这些规则。

对此,情感专家托马斯表示,沉迷于操纵和控制别人的人都是“有毒的人”。“有毒的人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而我们常常对此视而不见。我们还会为他们找借口,我们相信和消化他们给我们的谎言。有毒的人以剥夺我们曾经热爱的事物中得到快乐,比如工作、友谊、爱好,甚至是自爱。”托马斯说。

他表示,如果一个人总喜欢评判他人、过分索取或者拒绝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或道歉,那么他们很可能就是“有毒的人”。(klopp)

震惊!华为之后美国又对大疆动手!但这次递刀子却是另一家中国公司!

这两天一则中国商务部网站刊发的最新消息,又挑起了大家关于中美贸易的神经。

消息称,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指控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337调查是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简称USITC,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简称“337条款”)及相关修正案进行的调查,禁止的是一切不公平竞争行为或向美国出口产品中的任何不公平贸易行为。

不公平行为具体是指:产品以不正当竞争的方式或不公平的行为进入美国,或产品的所有权人、进口商、代理人以不公平的方式在美国市场上销售该产品,并对美国相关产业造成实质损害或损害威胁,或阻碍美国相关产业的建立,或压制、操纵美国的商业和贸易,或侵犯合法有效的美国商标和专利权,或侵犯了集成电路芯片布图设计专有权,或侵犯了美国法律保护的其他设计权,并且,美国存在相关产业或相关产业正在建立中。

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进行的背景下,这则消息的推出,很容易被人理解是美国再次对中国企业动手。

道通科技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以汽车诊断方案和设备起家的公司,2014年成立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后涉足无人机市场。

所以发起诉讼的既不是美国政府也不是美国企业,而是道通智能的美国子公司,当然事实上,这并非是道通与大疆之间的第一起知识产权纠纷了。

大疆与道通作为两家中国企业,却在走向海外的过程中相互伤害,这真相也有点让人

目前中美的政府关系是全球体系里面,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但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利用多种手段限制、遏制我们的高科技企业,在技术转移、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频频动手,有意减慢中国科技的进步和发展,也干扰了国内高科技企业走向海外市场的道路。

在这个共克时艰的时代,企业如何把握好大格局、大利益,这是考验企业家智慧的时候。

互相给美方递刀子,让美方在遏制中国科技发展的路上找到新的可乘之机,这看起来占一时便宜,但谁知道,下一次大刀不会砍向递刀子的公司呢。

比如说,一带一路市场的突破。作为中国的全球发展倡议,“一带一路”已经为越来越多的国家所接受,成为引领全球化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途径。2017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8%。

本身并不缺市场,缺的是开拓新市场的勇气。毕竟对不少企业来说,打天下是从零到一,而窝里斗则是从1到2,要容易很多。

这个时间对华为动手美国打的什么算盘?

4月25日本周三,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者消息称,美国司法部正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对伊朗的有关制裁。

26日上午,一位接近中方谈判的人士对第一财经确认了华为被调查的事实,但他称此事和中美贸易纠纷升级并无关系,华为则称这对公司没什么影响。

事实上,美国对华为的调查由来已久,在中美两国释放出重启谈判的信号之时,美方释放这一消息的时点和调查内容都颇为微妙。

早前的2012年,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称,华为和中兴通讯可能涉嫌从事威胁美国技术机密安全的活动。

2016年,美国商务部和财政部已向华为发出行政传票,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朝鲜、伊朗、叙利亚、古巴和苏丹的通讯技术出口所有信息,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禁运令,把含有美国技术的产品卖给这些国家。

2017年年初,美国司法部旗下的联邦调查局(FBI)和财政部旗下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再次对华为进行相关调查。12月,特朗普签署法案,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参与美国核武基础设施的建设。

进入2018年,先是美国第二大移动运营商AT&T因为受到来自国会的压力,有可能放弃代卖华为Mate 10 Pro手机。紧跟其后,美国最大无线电通讯公司Verizon也承受类似的压力,最终放弃代卖华为智能手机。3月,美国最大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停牌华为产品。

此外,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上周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禁止美国小运营商和乡村偏远地区的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和中兴的电子产品。如果运营商使用了这些中国制造商的电子产品,它们将拿不到FCC的补贴。

4月24日特朗普表示,近期将派出美国高级代表团,前往中国就中美贸易问题进行磋商。

这一前一后两条消息耐人寻味,不觉得有些巧合吗?因此,不少分析认为,这很可能是特朗普为他的代表团带来的谈判筹码。

据悉,美方代表团将于5月3日、4日左右到访北京,中美贸易谈判正式开启。代表团成员为:财政部长姆努钦、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以及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

有评论称,特朗普果然很会“唱双簧”,一方面主动派官员来华谈判,并放风说很快会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又让司法部调查华为。这是特朗普惯用的伎俩,设定一个巨大的议题,然后慢慢还价。

除了为来华代表团带来谈判筹码,也与美国对中兴、华为等企业在通信领域领先地位的疑虑不无关系。

根据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最新公布的《Race to 5G》报告,中国在全球5G“战力榜”上不仅入选第一梯队,更力压美日韩,高居榜首。

报告指出,中国通讯行业的迅猛势头与背后的政府支持已形成巨大合力,预计在2020年前,大规模5G商业化就可在中国实现。

而在企业层面,以中兴为例,4月3日,中兴通讯与中国移动合作,在广州打通了国内第一个5G电话。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最新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兴以2965件国际专利申请量位列全球第二,其中5G战略布局专利全球已超过1700件。

此外,华为在5G市场的布局也斩获颇丰。华为此前已和众多电信运营商签署了25份谅解备忘录,对5G设备进行试用,签署对象包括英国的BT、加拿大贝尔电信、法国的Orange、德国电信和全球性运营商沃达丰。

据界面,硅谷一名芯片研发中心的研发人员Erica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5G技术的关键时间点,美国此举正好能打断中兴甚至中国在5G上的研发计划。

2018年是5G研发的最后阶段,2019年属于工业化过程,一般用户感觉不到,但2020年要落实到用户体验。现在中兴在这么重要的研发节点遭遇“黑天鹅”,被砍掉所有的技术来源,极易错过5G布局的最佳时期。“如果研发阶段起步晚于其他公司,基本就没有机会了。”

除了考量国家安全,还在于巨大的市场利益——美国不想成为第二个日本和欧洲。

在3G和4G领域失去无线领导地位,对日本和欧洲的电信行业有着重大且长期的负面影响。欧洲曾以2G速度领先世界,日本则是3G。

2008年以前,欧盟坐拥80%移动设备市场份额,但就因为没有跟上4G研发,先前辛苦打下的大好河山转眼间悉数让人。

在2010年,美国赢得了4G的竞争。今天,美国的无线万个工作岗位,每年为经济贡献4750亿美元。尝到甜头的美国人对5G蛋糕更加虎视眈眈。

据市场研究公司HIS Markit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移动基础设施市场份额报告中,华为占据28%的份额成为全球第一,爱立信下滑至27%只屈居第二,诺基亚下降至23%位居第三,中兴占据13%的全球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三星占据3%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五。

不过,华为、中兴两家公司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均低于1%,比起他们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差了很多,这也要归咎于美国政府对华为和中兴的种种打压限制。

此外,在美国政府加强对华为审查的大背景下,美国的一些盟国也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近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承建连接本国与所罗门群岛的海底高速网络光缆。这意味着,澳大利亚正式拒绝了华为参与这一项目。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今年3月腾讯科技援引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此前华为进入了澳大利亚电信运营商构建5G网络的设备供应商候选清单,美国官员向澳方施压,3月美方继续向澳方施加更大压力,甚至认为如果使用华为的设备建网,将影响到美澳两国安全合作关系。

美国终于还是对华为动手了

对此华为回应称:“华为遵守开展业务所在地的所有适用法律和监管规定,包括适用于联合国、美国和欧盟关于出口管制和制裁的法律与监管规定。”

2016年,美国商务部曾对华为发出行政传唤,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古巴、伊朗、朝鲜、苏丹和叙利亚出口或再出口美国技术的全部信息,以配合美国调查华为是否违反美国相关出口管制规定。

此次,美国旧事重提,调查方更是由原来的商务部升级为司法部,而《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更是用了“Criminal”(刑事的)一词。

一个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在未来数日率代表团来中国就贸易问题进行磋商。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4月24日放出该消息,并表示美中两国很可能就贸易问题达成协议,但已宣布的关税在达成协议前将继续推进。

前脚才宣布派出人员磋商,后脚就有媒体曝出对中国的科技公司华为进行刑事调查,美国借调查之名行谈判筹码之实再明显不过。

因此,未来真正的焦点或不在美国对华为的调查结果究竟如何,而在于中美两国就贸易磋商的结果。

就在特朗普放出磋商消息的当天,特朗普还积极评价了习主席最近关于中国进一步开放的讲话。

另一个时间点是,距今仅有1个多月的时间。此外当前正是5G设备研发的关键时期,具备示范应用能力的5G终端将在明年下半年推出。

根据无线技术公司Inter Digital Inc数据,2017年5G标准的方案提交中有34%的方案来自中国公司,中国也由此成为提交方案最多的国家,其中华为以234项方案位居榜首,远超高通的168项。

华为5G 产品线CMO朱慧敏对周刊君表示,“华为从2009年,大概投入有6亿美金,专门来做5G技术的研究,包括标准候选技术的研究”。

目前,华为提出的一些技术标准已获得接纳。华为提出的Polar Code方案成为了5G的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目前华为拥有大约10%的关键5G专利,并且发布了首款符合3GPP标准(全球权威通信标准)的5G商用芯片——Balong5G01和基于该芯片的首款3GPP标准5G商用终端华为5GCPE。

在面向人的应用方面的5G通信R15标准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的情况下,朱慧敏表示接下来华为将致力于R16标准的技术努力,以满足人与物、物与物的大规模机器类通信和超低时延、高可靠性的连接,而R16标准预计将在2019年第4季度实现。

正是随着华为在5G方面影响力的增强,今年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否决了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案,其理由是:“并购案将削弱高通领先地位,并给华为等中国电信商在5G标准制定上增加影响力打开大门。”

而在这之前3月5日披露的美国财政部致高通的信中也称,如果高通在5G市场的“领导角色”被华为取代,则可能对美国构成威胁。

此次美国重启对华为的相关调查,可以看做是对华为5G影响力增长关键期的定时狙击。

对于封杀风险,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早在2012年华为2012实验室讲话上就给出过应对答案:

“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

为应对断粮风险,华为一直注重研发。数据显示,2017年,华为研发费用897亿元,同比增长17.4%。据称未来十年,华为将保持研发费用不低于收入15%的增长速度。财报显示,华为2017年从事研发的人员约8万名,占公司总人数的45%。

相比之下,中兴通讯的研发投入则逊色不少。2015到2017年,中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122亿,127.62亿,129.6亿元,增长有限。而研发的人数也从2015年的31703人减少到了28942人。

据华为财报,华为2017年的研发投入方向主要为5G、芯片、智能终端等领域,而华为研发投入的一个代表性成果就是华为海思。

华为海思的成立时间要追溯到19991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海思的自有芯片目前已广泛应用在华为手机及其网络终端及基站产品中。2017年,华为海思已经成为全球排名第 7 的 IC 设计厂商。

2017年华为发布人工智能芯片麒麟970,是全球首款内置独立NPU(神经网络单元)的智能手机AI计算平台,并将其应用在了华为Mate 10手机中。

除了自主研发已备不时之需外,华为也在有意识拓展供应渠道范围以减轻对单一供应商的依赖。比如,在2017年,华为对76家拟引入供应商进行可持续发展审核,对1088家供应商进行可持续发展风险评估,对117家中高关注度供应商进行现场审核,对1230家供应商进行绩效评估,对可持续发展绩效不合格的3家供应商进行业务限制。

对于美国对华为调查带来的潜在影响,中金公司今日发表研报称,如果华为因为美国的调查结果不利而无法正产生产,将对当前全球和中国的运营商网络建设带来严重影响,并有可能影响未来5G网络的推进。手机方面,华为手机出货量全球排名第三,若手机生产受限,相关零部件厂商恐受波及。

被指作风有问题 大连海关关员管某被开除党籍

新京报快讯 据大连海关官方微博,大连海关高度重视网上反映海关关员管兆津涉嫌违纪违法问题。经专案组审查,管兆津有关行为已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相关规定,大连海关党组研究决定给予管兆津开除党籍处分。目前专案组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海关关员管兆津被妻举报出轨女代购最新进展:被开除党籍

@大连海关12360服务热线日讯 近日,辽宁大连一海关关员妻子举报其丈夫管兆津多年出轨多名女代购,包庇协助走私。对此大连海关官方微博“大连海关12360服务热线”今日发布通报称,经专案组审查,管兆津有关行为已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相关规定,大连海关党组研究决定给予管兆津开除党籍处分。目前专案组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针对管兆津妻子举报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并且存在贪污、收受贿赂等行为。据新京报消息,管兆津在1月7日下午接受媒体采访中予以了否认,他向记者表示,对方是捏造事实,恶意中伤,自己并没有出轨,而是对方出轨在先。(综合自大连海关微博、新京报)